管理学百科|12Reads

全球化

全球化的概念

全球化是指借助经济、技术、社会文化和政治的力量,将不同国家和文化融合成统一的整体。全球化的理念可追溯至几千年前,罗马帝国征服了大片土地,向当地输出帝国的文化和产品,并从这些地区获取原材料和珍贵物品,这是早先形式的全球化。在接下来的几个世纪里,这种全球一体化的做法一直十分罕见,直到16世纪和17世纪葡萄牙与西班牙帝国涌现时,才再次出现。这两大帝国向全球范围扩张考察和商业活动,其结果是欧洲和世界其他地区之间的商品交换和文化交流加速。

与此同时,荷兰东印度公司开始从事欧洲和亚洲地区之间的贸易。荷兰东印度公司成立于1602年,被认为是第一家跨国公司。当时,一个商人团体成立了这家公司,意图减少竞争,实现规模经济,并促进世界各地之间的贸易往来。它还是第一家发行股票的公司。1670年,荷兰东印度公司是全世界最富有的财团,即使是在为5万名员工、3万名雇佣军和200艘船负担开销的情况下,股东享受的股息率也能达到40%。荷兰东印度公司对荷兰来说,不仅仅是财富资产,也是政治资本。荷兰政府赋予这家公司极大的自由度,它们可以建造要塞、维持军队,并与当地领主签订条约。在强大的指挥官的领导下,这家公司击败了英国舰队并取代了葡萄牙在东印度洋的地位,稳固了荷兰在该地区的贸易。这家公司在漫长的18世纪和19世纪一直兴旺繁荣,并且在荷兰对西班牙的独立战争中助荷兰一臂之力。

伴随欧洲帝国势力与殖民地的交易,国际贸易不断增加,这种模式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才瓦解。战争后的衰败使得许多国家开始自力更生,专注于本国经济复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许多领先经济体和政治体大力推动国际化,并削弱贸易保护主义。这一运动催生了许多国际贸易协定和机构,包括《关税贸易总协定》、世界贸易组织、欧盟、《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以及其他联盟。这些机构都致力于促进国家间的贸易开放和资本投资的兴荣。

毫无疑问,我们生活在一个国际化社会之中。电视一天24小时将世界各地正在发生的新闻带到我们的家中。敲击你桌上电脑的键盘,就能够通过互联网阅读世界各地的报纸。新闻记者告诉我们各种消息,使我们轻易地知道如亚洲经济的最新发展、中东的冲突、非洲国家的政治进步等。如今我们能够以前所未有的便利直接接触到地球最偏远的角落。我们可以在明尼亚波利斯(Minneapolis)市登上飞机中途不停地直飞北京;有时从俄亥俄州哥伦布市飞往伦敦的机票比飞往纽约州奥尔巴尼(Albany)市的机票价格还要便宜。各类学院和大学提供越来越多的海外学习项目,电子邮件和网络聊天室以低廉的费用将我们与世界各地的朋友和工作伙伴连在一起。我们生活在一个地球村,也工作在一个全球化的经济环境之中。

一般来说,这个世界不仅仅是属于旅游者或旅行家的。世界属于我们大家,因此,我们必须认识到一个正在形成的全球化工作环境所带来的意义。由于那么多的零部件都是由外国厂家生产的,如今已经很难买到一辆真正“美国造”的汽车了。带着绿、白两色企业标志的BP力口油站是由英国石油公司经营的;类似的壳牌加油站是南皇家荷兰壳牌石油公司为您提供服务。现在麦当劳的销售收入主要来自美国以外,它的一些最能赢利的餐厅位于莫斯科、布达佩斯、北京及其他一些地方。机敏的商业投资者们深知这一切,但他们只是在得知来自香港、伦敦、东京、纽约、约翰内斯堡及其他一些世界金融中心最新的金融消息后,才进行买卖。在这个高科技时代,他们甚至不必离开自己的家就可以做到这一点——在互联网上,每天24小时随时都可以得到最新的信息。

世界在变小,大大小小的组织也越来越多地跨国界经营,在这个过程中,正产生一些新的管理技能和观念。为了获得竞争优势,今天的商业领袖们必须进行全球化的思考、采取全球化的行动。宝洁公司在七十多个国家实施全球化战略;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公司为了争夺中国、印度以及其他国家的市场而展开了激烈的竞争。如同其他许多公司一样,他们积极地寻求国际商务机会,以获得如下优势:

  • 利润:全球化经营提供了更大的赢利潜力。
  • 顾客:全球化经营为产品销售提供了更多的新市场。
  • 供应商:全球化经营提供了所需原材料的获得途径。
  • 资本:全球化经营提供了新资金来源。
  • 劳动力:全球化经营提供了较低成本的劳动力来源。

全球化的过程

我们正处于全球化(globalization)和原料供应、产品市场及商业竞争在世界范围内相互依存的时代。学者、咨询专家罗莎贝斯·莫斯·坎特(Rosabeth Moss Kanter)将全球化经济的重要性描述为:“对国家、企业、工作环境、社区以及生活最有力和最普遍的影响之一。”新一代管理者能够成功地应对全球化的挑战,这些管理者了解国际发展,具有国际眼光,有能力与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共事,始终意识到在一个变化着的世界里的区域发展问题。

新欧洲

欧洲是区域化中政治和经济持续发展的一个好例子。欧盟(European Union,EU)是一批欧洲国家(N2004年有25个成员国),他们一致同意消除过去限制跨国贸易和商业发展的障碍,以促进共同的经济发展。预期欧盟将在不久的将来扩大到至少25个成员国。目前,西欧国家中仅有瑞士和挪威仍然被排除在欧盟之外。以匈牙利、波兰和斯洛文尼亚为首,至少还有一打国家准备尽快加入欧盟。

作为一个经济联盟,欧盟创造了一支不可忽视的全球化力量。通过优惠的贸易和关税法案,促进了劳动力、商品、服务及投资的跨国界流动,从而将各成员国联接在一起。每一个成员国的企业都可以进入一个比美国和日本加在一起还要大的市场。其重要的进展之一,是“欧元”这个新的统一货币的出现。这是欧洲进入21世纪的一个重要进步。尽管欧洲的经济与货币的统一还存在着政治与经济的风险,但是包括较高的生产率与较低的通货膨胀率等好处依然有望实现。美洲

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共同签署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NAFTA)。这个协定极大地促进了商品和服务、劳动力以及投资在一个潜在消费者远多于其欧洲竞争者的区域内自由流动。使NAFFA得到所有三个成员国政府的批准并不容易。加拿大公司担心美国厂家的控制,美国政治家担心工作机会向墨西哥流失的潜在可能;而墨西哥害怕自由贸易会使美国文化和价值观进一步侵入他们的国家,美国人则抱怨说墨西哥企业没有按照他们同样的社会标准经营——特别是在注意环境保护和使用童工方面。

有时NAFTA里引起争议的问题是关于外资加工企业(maquiladoras)的经营,这些外国制造厂商被允许在墨西哥经营是有条件的——雇用墨西哥劳工。他们免税进口原材料、零部件以及机器设备等,在当地装配成制成品出口,而且只在墨西哥付“增值税”。报告指出,外资加工企业非常兴旺,其生产率正在提高,而且创造着更多的就业机会。他们也因为剥削廉价的墨西哥劳工并使美国人失去工作机会而被人指责。这里的问题是保护主义,即保护本国工作和产业免受外国竞争的冲击。

乐观主义者认为中南美洲的商业和经济潜力也会得到扩大。这个地区的许多国家正在降低关税,调整他们的经济政策,并且欢迎外国投资者。NAFTA正在讨论接纳智利成为下一个成员,其他国家也可能接踵而来。有人甚至寻求创造一个美洲自由贸易区(Free Trade Area of the Americas,FTAA),这个建议中的自由贸易区从阿拉斯加的Point Barrow,一直延伸到智利的Tierra del Fuego。这个潜在的泛美经济联盟的其他部分也已经出现。南方共同市场(MERCOSUR)协定将玻利维亚、巴西、巴拉圭、乌拉圭以及阿根廷等连接在一起;安第斯条约集团(The Andean Pact)将委内瑞拉、哥伦比亚、厄瓜多尔、秘鲁以及玻利维亚结合起来;加勒比共同体(Caribbean Community,CARICOM)也正在成为一个重要的经济联合体。

亚洲和环太平洋地区

尽管近年来金融问题使这一地区的经济发展失去了一些光辉,但仍然如同《财富》杂志那样,必须尊称亚洲为“超级市场”。这个地区不仅仍然作为世界的一股力量在增长,而且已经成为了超级力量。日本公司占据了《财富》杂志“环太平洋150强”~一每年亚洲地区最大企业名单——的大部分。散布在这个名单中的,还有亚洲其他国家的一些正在成为世界级竞争者的公司的名字:三星(韩国),森那美公司(Sime-Darby,马来西亚),以及暹罗白水泥公司(siam cement,泰国)就是其中的例子。

当你在亚洲地区旅行或者做生意时,“机会”一词是今天到处可见的口号。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论坛的成员国代表了全球三分之一的市场,并且是世界上最大的小汽车和通信设备市场。亚洲不仅是以低成本的劳动力吸引经济业务,而且该地区不断增强的高度熟练的“脑力劳动者”群体在其优势因素中的地位也在不断上升。例如,作为一个正在增长的经济体和人口数量居世界第二位的国家,印度的软件业赢得了世界声誉。

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市场,理所当然地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关注。其重要性在全球化经济中已经很高,而且在未来无疑还会继续增加。俄亥俄州一家铁路轨道衡系统制造厂家萨林特(Salient)公司的经理们已经认识到了中国市场的潜力与复杂性。在与中国铁道部的一个愈百万美元项目的合作中,他们试图为自己的产品创造一个长期市场。但是萨林特公司的经理们还指出他们也遇到了一些问题,如公司在中国实施自己的战略时所遇到的语言障碍和长距离旅行方面的困难。

非洲

看着非洲地图,想一想这个大陆对国际商务的吸引力。从不利的一面来说,撒哈拉地区的非洲国家的经济增长率是世界上最低的。这一地区的许多地方正在遭受可怕的贫困和不断肆虐的艾兹病的折磨,它们迫切地需要得到工业化国家的切实的帮助。一份关于非洲国家的外国投资环境的报告得出结论,这一地区的问题是可以控制的。报告的作者之一,哈佛教授詹姆斯·奥斯汀(James A.Austin)说:“实际上,它们应当被看做是机会。”他进一步说:“如果一家公司拥有足够的管理和组织方面的能力来应付这一地区独特的商业挑战,那么,它就能够进入一个充满希望的市场。”特别是在消除种族隔离后的南非,政治上的复兴使它的经济逐渐恢复,并且吸引着外部的投资者。

该词条对我有帮助 (0)
成就高成效,实现管理能力快速提升,12Reads系列教材全场2折起! 立即购买 PURCHASE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