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学百科|12Reads

王志珍

人物简介/王志珍

王志珍王志珍

王志珍,女,汉族,1942年7月生,江苏苏州人,九三学社成员,1964年9月参加工作,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生物物理系毕业,大学学历,研究员。

现任十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

1959-1964年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生物物理系学习

1964-2005年 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研究实习员、助理研究员(1979年)、副研究员(1985年)、研究员(1993年)(其间:1979-1981年德国羊毛研究所访问学者;1981-1982年美国国立健康研究院访问学者;1987-1988年美国希望城国立医学中心访问科学家;1988-1991年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访问科学家;1991-1993年加拿大阿尔伯特大学研究助理;1995-2001年亚洲大洋洲生物化学家和分子生物学家联合会中国代表;1995.05-1995.08德国哥丁根大学访问科学家;1998.02-1998.04香港科技大学访问教授;2001.11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2005.11当选为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

2005-2008年,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研究员

2008–十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研究员

第十届全国政协常委会第八次会议增补为全国政协委员,十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主要贡献/王志珍

王志珍王志珍

王志珍在蛋白质折叠,折叠酶和分子伴侣;胰岛素A、B链相互作用及重组等研究中做出重要贡献:

(1)1985年在国内最早开始蛋白质二硫键异构酶(PDI)的研究,并提出用该酶研究胰岛素A、B链的相互作用。成功地用该酶催化同一基因编码的两条肽链正确重组,这在过去的文献中一直未获成功。参与提出”胰岛素A、B链已经含有足够的结构信息而能相互识别和相互作用,并形成结构最稳定的天然胰岛素分子”的观点。

(2)1993年在蛋白质折叠的前沿领域建立了“帮助蛋白质折叠的生物大分子研究”的新课题,在国内开创了折叠酶和分子伴侣研究的新方向。提出“蛋白质二硫键异构酶既是酶又是分子伴侣”的假说,论文发表在FASEB J 的“Hypothesis” 栏。

她的研究组为该酶固有的分子伴侣活性提供充分实验证据的论文获近百次引用,97和98两年被评为10篇中国单篇引用最高的论文之一。接着,证实和区分了该酶的二种活性在帮助含二硫键蛋白折叠中的作用,提高到功能水平确认两种活性,发表在EMBO J。蛋白质二硫键异构酶分子伴侣活性的证实打破两大类帮助蛋白的界限。在阐明该酶分子结构与功能关系的基础上,总结出折叠酶帮助蛋白质折叠新的作用模式。后来她的研究组又鉴定了细菌DsbC和DsbA蛋白的分子伴侣活性。DsbC被国际同行称为是细菌周质内第一个被发现有分子伴侣活性的蛋白。

王志珍组的研究还进行蛋白质的折叠中间体的捕捉和鉴定,阐明分子伴侣GroEL与不同靶蛋白折叠中间体的结合有“半位结合”和“全位结合”不同的模式,为分子伴侣的作用机制提供丰富的信息。

此外,他们对其他分子伴侣如DnaJ结构与功能关系以及作用机制正在进行深入的研究。至今,她已发表100篇文章,其中52篇发表在SCI杂志(包括FASEB J., TIBS, EMBO J., PNAS, J. Biol. Chem., Biochemistry 等)获引用600多次。以第一作者8篇和通讯作者31篇发表的SCI论文的平均影响因子为5。应邀为“Methods in Enzymology”,“FEBS Lett”等书刊撰写6篇综述。在国际生物物理大会,国际酶工程大会和亚太生化大会等作邀请报告十多次。

工作进展/王志珍

1. 报道了用小角X射线散射技术测定的人蛋白质二硫键异构酶全长分子在溶液中四个亚基成环形排布,而非如美国同行推测的线性排布。该模型解释了蛋白质二硫键异构酶发挥生物活性合理的结构基础。J. Biol. Chem.(2006)

2. 鉴定到分子伴侣Hsp70通过与帕金森氏病相关蛋白α-synuclein的不同折 叠中间体相互作用抑制其形成纤维。J. Mol. Biol.(2006)

3. 鉴定到DsbC解折叠中的单体折叠中间体。Biochemistry(USA)(2006)。

4. 确认无信号肽的AS在大肠杆菌表达时转运到周质腔定位。鉴定其C端99-140是主要的与转运相关的序列。J. Bacteriol.(2007)

5. 解析了人ERp44 2.6埃分辨率的晶体结构。EMBO reports(2008)

主要工作/王志珍

1. 用果蝇模型研究α-synuclein作用机制和蛋白质质量控制的作用。

2. 金黄色葡萄球菌核酸酶的单分子折叠研究。

3. 负责蛋白质氧化折叠的蛋白质二硫键异构酶与其氧化酶Ero1的相互作用。

4. ERp44调控IP3R1的Ca离子通道活性的结构基础研究。

5.温度诱导DsbC解聚成单体的氧化酶活性。

获得荣誉/王志珍

王志珍王志珍

1996年被评为国家中青年有突出贡献专家。1999年以第1完成人获中科院自然科学一等奖,1996年以第2完成人获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早期还获中科院自然科学二等奖和中科院科技进步二等奖。

2007年1月21日第六届中国十大女杰评选活动在京揭晓,中科院院士、中科院十大女杰、生物物理所研究员王志珍当选“中国十大女杰”。全国参加中国十大女杰评选的有31个省(市/自治区)、解放军、武警、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等,王志珍院士为中央国家机关(94个部委)唯一推荐上报人选。王志珍院士1964年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生物物理系,多年来刻苦钻研、奋力拼搏,为我国科技事业的发展和社会进步做出了无私奉献,在蛋白质折叠、折叠酶和分子伴侣、胰岛素A、B链相互作用及重组等研究领域作出了重要贡献。1985年她在国内最早开始蛋白质二硫键异构酶研究,1993年在国内开辟了折叠酶和分子伴侣研究的新方向。她应国际同行邀请撰写综述5篇,被引用千次,在国际生物物理大会等重要国际会议和国外实验室作邀请报告40多次。王志珍院士荣获“中国十大女杰”,不仅实现了整个中央国家机关在十大女杰评选中零的突破,更是对中科院广大女科技工作者的极大激励和鼓舞。

诺贝尔奖/王志珍

在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举办的题为《女性与诺贝尔》的科技沙龙,中国科学院院士王志珍说:

我是第一次到科技沙龙,也是第一次到所谓的酒吧,所以,我是乡下人,非常地不符合时代潮流。

今天的话题是讲女性从事科学研究的问题。这个问题最近几年经常有人问我,说老实话,在我的科研生涯中我很少意识到我是女人,很少想到因为我是女性,我就应该怎样,不应该怎样,别人应怎样对待我,不应怎样对待我。对这些事情,我没有特别多的概念。

我成长的过程,可能有时代的特殊性。到七十年代末,我出国到了西方世界以后,我真是体会到中国男女平等是怎么个好法。以前我们经常抱怨,有时候发牢骚,但是男女平等是好的。我从小受教育,一直说是男女平等,男人能做的女人也能做,我从来没有因为我是女性,而不能做这个,不能做那个。

我觉得现在和过去有一个差异。现在的社会情况,对女性、男性差别的看法越来越接近于西方,如刚才Georgina Ferry讲的那些事情,比如说二十年前,没准我不能理解,甚至现在也不能完全理解。

刚才分析了很多的情况,为什么女性在科学领域不能做到很高的位置,有很多客观原因,现在的情况是这样,但是我们那个时候情况并不是那样。Georgina Ferry介绍说在英国由于丈夫的工作调动,妻子必须放弃自己的事业跟随丈夫迁移,我们那时候不存在这样的事情。

在改革开放以后,差不多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时候,我曾经接待过两批日本女科学家代表团。她们到中国来,除了交流科学以外,很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要考察中国女科学工作者的社会地位问题。

我记得一次12位日本女科学家都是教授,她们都在西方受过很好的教育,但是只有2个人结过婚,其他人都没有结婚。女教授在日本结婚非常难,即便结了婚,很多人也不能有孩子,有了孩子反而不正常,日本是这样一个特殊的情况。她们非常关心中国女科学家的问题,相比之下,我们当时觉得很自豪。

但是,中国现在和过去很不一样,中国现在也在逐渐出现日本这种情况,刚才说到念生物学的女生稍微多一点,这也是事实。

但是1959年,我挑生物物理这个专业念的时候恰恰是另外一种情况,那个时候中国刚刚开始有生物物理专业.我喜欢数学、物理、化学,那时候很小,不知道一定喜欢哪一个,我喜欢理科的所有学科,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学科。

看到中国科技大学生物物理系招生简章,学数学不大会修生物,学物理不再会学生物。而生物物理系要求修数学、物理、化学学科的许多课程,要求所有的功课都很好,我觉得这很适合我,所以,我读了生物物理专业,现在看来这个选择很对。现在自然科学领域的学科交叉越来越多,现代生物学离不开物理知识,化学家等其他学科的科学家也正在进入生物科学领域。

刚才说到女生学生物比例的多和少,的确,在生物技术领域当中,女生还是比较多的,特别是医学院的女生,保送的名额里面女生占绝大多数,而且不是60%对40%,而是70%到80%的比例,不是女生学习人数的多少,而是女生的考试成绩比较好,保送是看大学四年中各科分数总和,所以,医学院被保送人当中很大的比例是女生。当然,这是教育体制的问题,实际上功课的好坏和将来能不能做科学研究以及能否在科学研究上取得成绩是两码事,功课好不意味着科学研究做得好。

还有一点,我的女生当中有两种类型,一种是非常独立的;但是,也碰到过非常依赖型的。我和一个女孩子讲,必须要有独立性,不要依赖别人。她的男朋友走了,她觉得呆不下去了,不能活了,我说你完全可以走,可以有自己的选择。但是也有一些女生非常好,非常的自强,非常的独立,男朋友在复旦念研究生,她在我这念研究生,男朋友到美国念书也没有关系,专心做研究,书念得也非常好,后来也到美国去了。

所以,我觉得女孩子的独立性很重要,肯定不能依靠别人的。我自己这么认为,不一定对。当然,在我那个年代里,什么都说男的能做、女的也能做,而最重要的就是做得好。

后来,我到了美国以后,我听到实验室里很多的女同学说“做得好不如嫁得好”,当时我要晕过去了,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个话。回国以后,国内这种观念也比比皆是。我现在是老古董,对这种观点,不能理解也不赞同。

世纪之约/王志珍

记者:您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来做这个研究,其实就是最终为了找到一个自己可以独立做研究的一个方向。那么独立研究对您自己来讲,是不是特别重要的一件事情?

答:我觉得独立研究是很重要的,对每个科学家来讲这个都是很重要的。你做了科学研究,你必须要有独立的自己做事情,你不能老是依附于你的老师,或者你的这个自身的研究院,你必须要看你自己能不能做,这个是最重要的。你要不然的话你老跟着别人做,实际上在美国的话,你跟着人家做就是技术员了。

记者:那么在很漫长的这样一种科学研究生涯当中,您经历过最艰难的事是什么?

答:一个就是说我要学习我怎么独立工作,这个是一个很难的。当然我第一次回国以后,在邹承鲁先生那个地方已经开始自己做点事儿了,不完全是帮邹先生做事儿。但是要到第二次回来以后,完完全全要自己做事儿,要成为一个独立科学家并不容易。所以现在我们在招现在回国的年轻人也是这样,你别看他以第一作者发表的文章,非常好的文章,但是这个文章你是在外国的实验室做的,你要回到中国来一切都要自己开始的话,那是很难的。我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说过这么一个说话:一个旺火炉,那个火炉已经烧得很旺了,你一块黑的煤球扔进去,很快你也烧起来。但是现在回来是一个黑煤炉,让你自己去生火,他那个炉子去升起来,那个是不容易的。这个事情应该说我想对我,对别人都是一个,这是一个重大的一坎儿,你跨过这个坎儿,你过了这个难关就比较好。

问:那在这样一个对科学持之以恒坚持的这个过程里头,有人说您一直都非常坚强,好像没有什么困难让你害怕。

王:这个怎么讲呢,我曾经说过,我说一年365天没几天是笑脸,都是皱眉头的时间。实际上这个过程是一个很苦的过程。因为你想实验,你设计实验,真正你做成功的,你不知道有多少都是失败的实验,都是失败的实验,而且经常还有那种事儿发生。我可以举一个例子:像我们做那个试验,一根柱子,你的样品它要分离分离,有好多好多,有的时候你要走一次程序,比如说要花个一两天时间,你要的这个东西只是里面某一个部分。

那个部分,我已经有过几次这样的事情,它是在晚上,它自动的,但是刚好漏掉的就是你要的东西,你就白做实验,多少天都是白做的,那么像这种事情也会发生。而你的想法是错的,他也白做,机器突然出问题了,也白做,就是白做实验的事情是很多很多的,这种事情我只不过就是没有说,那个真是让你哭不出,笑不出,你甚至是会哭,每个人都会碰到过。很多,这种事情是很多很多的,而且有时候就开玩笑说,怎么漏掉的就是我要的东西,我不要的东西它倒在那儿了,经常是会这样的。失败还是占多吧,所以我们是这样讲,一年365天没有几天是笑的,成天是在皱眉头,而且你想错的时候也是很多,你不能每有一个想法都是对的,想错的话你再做实验也做不出来的,这是家常便饭可以讲是。有的时候好几个月,六七个月,七八个月,你就卡在那儿了,你就做不出来,这个是有的,这个完全有,一个什么数据都没想好,你几个月就是卡在那儿做不出来,这个是很难受,很难受的。所以做科学需要独立精神,也要经历无数次的失败。

该词条对我有帮助 (0)
成就高成效,实现管理能力快速提升,12Reads系列教材全场2折起! 立即购买 PURCHASE NOW